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踏雪无痕的博客

心灵驿站

 
 
 

日志

 
 
关于我

从学校到学校,几乎限制在象牙塔里,总想跳出去,开拓新的领地,然而,一切依旧。做学问是一份苦差事,将自己埋在书山里,看不到外面世界的精彩,只有面对墙壁,将心事叙说。走出去看山野的风景,春风又绿了江南,明月映照下,把酒临风,遥想千年往事,散发醇香的醉意,放飞沉重的心情。水乡芦荡,渔歌唱晚,将抑郁、烦躁融入水中,留下一身轻松,酔入梦乡。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高校科技创新体系建设研究(之七)  

2009-11-16 08:16:01|  分类: 研究成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四章         主要发达国家高校参与国家创新体系建设的经验

 

4.4        日本高等学校参与国家创新体系建设的经验

自古以来,日本就是一个农业国。但在近一个世纪,尤其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它紧紧依靠国家创新体系的建设和自主创新能力的不断提高,极大地推动了本国产业领域的技术进步,促进了工业的迅速发展,现已成为世界上最先进的发达工业国家之一,且为仅次于美国的世界第二经济大国,也是一个教育大国。实际上,第二次世界大战刚刚结束后,日本经济曾濒临崩溃的边缘,但现在,它却跻身于发达国家的行列,并以“技术大国”的地位而享誉全球,这与日本政府对教育的一贯重视,拥有完善的教育体系,特别是高等教育体系的发展及其作用的发挥,以及所推行的一系列国家创新发展战略是分不开的。

4.4.1 日本高等教育体系

19世纪下半叶以后,日本才开始建立具有现代意义的教育制度。在短短的一百多年中,日本高等教育的发展路径与西方的发展路径是完全不同的。日本近代的高等教育与传统的高等教育之间是割裂开的,第二次世界大战又把近代以来的高等教育发展过程分成了两个截然不同的阶段。日本通过对高等教育体系的适应性改革,形成了独特的高等教育体系和混合型管理模式。

第二次世界大战前,日本高等教育呈现出四个明显的特点:①高等教育是由政府直接参与和主导的,并被作为“富国强兵”的工具,如1868年,明治政府颁布的《大学令》,明确要求帝国大学必须服从国家利益,同时必须在教学之外兼有科学研究的职能;②在基础教育双轨制条件下,高等教育实施了精英化教育;③高等教育实施等级制,如日本政府投巨资建设东京大学,到189O年,一直把全国学校教育经费的40%投入该校[74],确立了其独尊的地位,同时帝国大学又是高等教育的顶点,它被政府置于重点保护之下,享有特殊的权利;④私立学校的发展在日本高等教育体系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如1943年,私立大学(28所)和私立专门学校(134所)的数量均超过了公立学校,且在校学生数占整个高等教育机构的49.2%[75]。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日本高等教育的改革与发展是以否定战前理念和制度为前提的。1945年至1952年是美国占领时期,当时日本不是一个独立的主权国家,其高等教育改革主要是被迫照搬美国的高等教育模式,即日本高等教育的美国化过程。占领期结束后,日本政府对高等教育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改革,可以视为对已经形成的美国模式的抵抗、修正和改造过程,即美国模式的日本本土化过程。如果说美国模式在日本的推行是日本高等教育的民主化过程,那么后来的改革就是高等教育的大众化和自由化过程,但这些并不能囊括日本高等教育改革的全部内容。日本高等教育改革过程中,还有一些非常重要的内容和成功的经验值得深入研究。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60多年来,日本的高等教育一直是在不断的改革中获得长足发展的,并且已经形成了由大学、短期大学、高等专门学校和大多数专修学校所构成的多元化的高等教育体系结构(参见表4—11)。

表4—11  1999年日本各类高等学校数统计表         单位:所

         类别

所有制

大学及大学院

短期大学

高等专门学校

专修学校

(专科学校)

大学

大学院

国立

99

99

23

54

132

公立

66

45

59

5

210

私立

458

319

503

3

2672

合计

623

463

585

62

3014

资料来源:根据日本高校网站资料经整理后获得(截至1999年5月1日)。

(1)大学。学制为4年,硕士研究生课程2年,博士研究生课程3年,均实行学分制。其来源除了保留第二次世界大战前的大学以外,主要是通过升格合并等办法建立的部分新制大学,以及独立后为了适应社会发展的需要而新设立的大学。

(2)短期大学。学制为2~3年,招收高中毕业生,具有正式的法律地位,成为对4年制大学的有益补充。在短期大学中,大约60%是女子短期大学,一般以学习和传授专业性、实用性知识为主,重在能力培养,以家政、语言、文学、教育、保健等科目为主。

(3)高等专门学校。学制为5年,招收初中毕业生,目的是培养中级技术人员。它是以英国的高等技术专门学校和工业大学为样板而设立的。从制度上看,在5年的修业期限内,学生在前3年主要学习高中内容,后2年为短期大学的内容。它的优点在于集普通教育、专门教育和高等教育为一体。

(4)专修学校(专科学校)。学制为1~3年不等,主要招收高中和初中毕业生。专修学校设置三类课程,即为初中毕业生开设的“高等课程”(高中课程)、为高中毕业生开设的“专门课程”和不问学历的“一般课程”。专修学校的主要特色是以职业教育为核心,目的在于使学生就业前获得所需要的职业技能。目前,它已经成为日本高等教育的一支重要力量。

日本高等教育管理模式是一种较为典型的混合型管理模式。其特征在于既强调学术自治,也不排除政府管理,政府管理与市场调节并行,集权和分权并存,集数种管理思想与管理形式于一体[76]。

日本采用混合型高等教育管理模式是由其社会发展的历史原因所决定的。19世纪末20世纪初,日本由封建社会向现代社会转变的过程中,广泛地借鉴了西方发达国家的教育制度:讲座组织模式来自德国,教授在大学内部享有极大的学术权力,同时学校内部的组织机构较为有效,充分保证了高校的自主权; “教育国家化”来自法国,文部省及财政部的权力相当强大,在日本迅速向现代化迈进的过程中,日本创办了一批国立的帝国大学,予以优化资源配置,使之处于整个高等教育系统的顶层,东京大学作为重中之重,被置于这个高等教育金字塔的顶端;“私立学院”又来自美国,为生源而激烈竞争的私立学院带有明显的市场特征,一方面缓解了政府的财政压力,另一方面为日本快速实现高等教育大众化立下了汗马功劳,同时成为政府和公立高校之间的“减震器”。

日本高等教育管理的指导思想是:国家集权管理和大学分权管理相结合,二者的关系为合作型。其间的权力分配随着需要而不断调整。其特征表现为:①长远规划与严格的决策程序相结合;②行政权力和学术权力相结合;③社会参与程度低;④教育评估机构的作用较强。关于日本高等教育体系管理模式特征的进一步解释:①日本政府于20世纪70年代通过设立高等教育恳谈会、大学设置审议会,以及一系列计划整建高等教育的报告与行动,从而使日本的高等教育实现了有计划、按步骤的发展,国家规划得到了实施,在高等教育体系内部实施了严格的决策程序。例如,讲座教授提出的议案在学部教授会上讨论通过后提交学部联席会议讨论,最后由校长报送文部省待批。这种决策程序对于促进管理阶层人员的交流、参与和团结等方面起到了积极的作用,充分的民主有效地避免了决策可能出现的失误,但也造成了决策周期较长,效率低下的弊端。②在日本高等教育管理体系中,行政权力和学术权力是相互交叉的,在各级管理阶层均有相当数量的学者参与决策,学者在国家决策机关有相当的影响,政府机关也在学校直接设立权力较大的官职。③日本大学的校级评议会或董事会成员一般为高校内部人员,他们对代表学校外部利益或社会公众利益的人选持有排斥态度。这样,一方面使协商变得容易,维护了学校的学术性;另一方面,由于学者们缺乏管理经验,有可能降低大学的行政效率,也容易导致学校的发展与整个社会的发展相脱节,拉大学校与社会之间的距离。④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日本高等教育评价制度是在美国的影响下形成的,但又与美国的有所不同,它采取了合格鉴定(大学设置认可)和水平鉴定(办学质量)相分离的制度。前者的权限控制在文部省的大学设置委员会,后者由大学基准协会(全国性民间高等教育质量评估机构)和其他一些全国性的组织所控制。

4.4.2 日本国家创新体系的发展

自19世纪60年代末期以来,日本国家创新体系的历史演变与结构变迁大体经历了萌芽、重建与发展、调整三个重要的历史时期,形成了目前主要由政府、企业、国立研究机构和高校等创新主体相互作用的,推动创新的网络。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日本经济之所以能够迅速崛起,成功地实现经济的高速增长和产业结构的升级,跻身于发达国家的行列,成为世界上最先进的发达工业国家之一,且为仅次于美国的世界第二经济大国,与日本国家创新体系的建设与发展是分不开的。具体而言,国家创新体系作为一种实施技术进步和创新发展战略的制度框架,充分发挥了政府政策的主导作用,促进了产业界与学术界(包括高校、国立研究机构等)的密切合作。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日本瞄准欧美国家的先进技术,依托国家创新体系,通过直接照搬欧美国家的先进科技成果进行仿制,并在此基础上开展了应用研究和开发研究。这种“搭车”跟踪追赶或技术追赶战略,使日本赢得了大量宝贵的时间,创造了经济技术发展的奇迹。进入20世纪80年代以后,日本在经济技术水平上已经全面地赶上了欧美国家。归纳起来说,日本就是通过对先进技术的引进、吸收、消化和再创新的方式,走出了一条投入少、周期短、见效快的经济技术发展道路。

目前,理论界所使用的国家创新体系的概念,即指一个国家内各有关部门、机构间相互作用而形成的推动创新的网络,就是于1987年由英国经济学家弗里曼(C. Freerrlan)在分析日本技术追赶战略获得巨大成功的原因时首先提出并使用的。1988年,多西(Dosi)等人编著出版的《技术进步与经济理论》一书中收录了包括弗里曼等人在内的四位学者的论文。弗里曼主要是从技术差距的角度着手,分析了日本技术追赶战略获得成功的原因,并认为这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日本的国家创新体系。同时,也分析了日本通产省、产业和企业在技术创新中的作用。他指出:“技术差距并不仅仅是与发明及科学活动的增加有关,也不仅仅与纺织、钢铁及工程产业中的一系列创新有关,而且与生产、投资及市场的新组织有关,与发明同企业家结合的新方式有关。”此外,他还强调了教育、培训等相关的社会创新活动对国家创新体系形成的作用。

4.4.3 日本高等学校在国家创新体系中的分工

在国家创新体系中,根据日本科学技术厅于1980年和2001年发表的两份《科学技术白皮书》所提供的资料来分析(详见表4—12),日本高校的R&D经费开支主要用于基础研究和应用研究,用于开发研究的部分较少。从其支出结构的变动趋势来看,1990年之前,用于基础研究的R&D经费占其总支出的比重呈现出持续下降趋势,应用研究基本上处于持续上升态势,开发研究则在波动中呈上升趋势;1990年之后,基础研究所占比重大体稳定在53%左右,应用研究保持在38%上下,开发研究呈小幅上升趋势。此外,表4—12也反映了民间产业在NIS中主要承担开发研究的任务,这方面的支出占其总支出的70%以上,应用研究基本上在20%上下波动,而基础研究保持在6%左右;政府研究机构主要是以开发研究为主,其次是应用研究,最后才是基础研究。

表4—12  日本各主体R&D经费支出占其各自总支出的比重统计表     单位:%

    支出

年份

基础研究

应用研究

开发研究

高校

产业

研究机构

高校

产业

研究机构

高校

产业

研究机构

1974

75.4

6.3

14.6

18.5

19.4

33.8

6.1

74.3

51.5

1975

70.9

5.2

14.2

21.6

19.1

32.0

7.5

75.8

53.8

1978

57.3

4.6

17.6

37.3

18.2

38.7

5.4

77.1

43.7

1980

55.8

5.0

15.8

37.0

19.5

39.3

7.2

75.5

44.9

1985

54.2

5.9

13.0

37.4

21.9

28.5

8.4

72.1

58.4

1990

52.9

6.4

14.2

38.4

21.8

28.6

8.7

71.8

57.3

1995

53.0

6.6

20.5

37.6

22.0

27.7

9.3

71.3

51.7

1999

52.6

5.8

24.9

38.0

20.5

27.9

9.4

73.7

47.1

资料来源:根据日本科学技术厅于1980年和2001年发表的两份《科学技术白皮书》整理后获得。表中产业和研究机构分别是指民间产业和政府研究机构,不包括民营研究机构。

日本高校是R&D经费的第二大执行主体,是基础研究和应用研究的主力军。据日本科学技术厅于1980年发表的《科学技术白皮书》介绍:1965~1973年间,日本高校R&D经费支出占全日本R&D经费总支出额的比重,除了1971年比1970年上升了0.4个百分点以外,其余年份均呈逐年连续下降趋势,如1965年为24.7%,1973年则降为18.1%。从1974年到1978年,该比重基本上呈缓慢上升趋势(不过1977年下降了0.5个百分点),并保持在20%的水平上。

4.4.4 日本R&D经费配置与高等学校R&D活动的特点

第二次世界大战至今,日本在60多年时间里始终保持了R&D经费投入的持续、高速增长(详见表4—13)。这主要表现在R&D经费投入占GDP的比重不断上升,从1990年达到世界第一的水平,1997年首次突破3%以上并一直保持至今。这在世界其他主要发达国家的经济发展历史上是十分罕见的现象。

表4—13  日本等国家R&D经费投入占GDP比重统计表            单位:%

       年份

国家

1980

1985

1990

1995

1997

1999

日本

2.11

2.69

2.90

2.87

3.03

3.12

美国

2.61

2.63

英国

2.16

1.87

法国

2.37

2.17

德国

2.75

2.37

资料来源:根据日本科学技术厅于2OO1年发表的《科学技术白皮书》整理后获得。

进入20世纪80年代以来,日本R&D经费配置呈现出以下特点。

(1)从R&D经费的来源看(详见表4—14),1980~1999年政府投入平均占20.44%,为世界其他主要发达国家的最低水平。1999年日本、德国、法国、英国分别为20.8%、33.9%、38.7%、27.9%,美国2000年的数据为27.8%;民间投入基本上保持在80%上下,表明日本国家创新体系在R&D经费来源上的民间主导型特征;外国投入日本的R&D经费平均占0.19%。

表4—14  日本R&D经费来源结构分析表             单位:%

           渠道

年份

本国政府投入

本国民间投入

外国投入

1980

25.8

74.1

0.1

1985

19.4

80.5

0.1

1990

16.5

83.4

0.1

1995

21.7

78.2

0.1

1996

19.7

80.2

0.1

1997

19.2

80.5

0.3

1998

20.4

79.3

0.3

1999

20.8

78.8

0.4

资料来源:根据日本科学技术厅于2001年发表的《科学技术白皮书》整理后获得。

(2)从R&D经费支出的总体构成来说(详见表4—15),基础研究所占比重从1980年开始下降,即从198O年的14.5%降到1990年的12.6%,但从1995年开始上升并有一定的波动,如1995年为15.0%,1999年为14.1%,这一时期平均水平保持在13.82%;应用研究所占比重从1980年到1999年几乎都在下降,只是1995年比1990年上升了0.4个百分点,平均水平为24.56%;开发研究在20世纪80年代有所上升,90年代又略有下降,平均水平为61.64%。

表4—15  日本R&D经费支出构成分析表       单位:%

           用途

年份

基础研究

应用研究

开发研究

1980

14.5

25.4

60.0

1985

12.9

25.0

62.2

1990

12.6

24.2

63.2

1995

15.0

24.6

60.5

1999

14.1

23.6

62.3

    资料来源:根据日本科学技术厅于2001年发表的《科学技术白皮书》整理后获得。

(3)从日本高校R&D经费配置情况来分析,日本国立高校的R&D经费主要来源于政府的投入(详见表4—16),如文部省在对高校研究计划进行评估的基础上有选择地给予研究人员个人和科研团队的课题资助拨款,以及来自于文部省以外的其他政府部门的委托研究而获得的研究项目资助;其他来源主要有非政府机构、公司(或企业)委托研究所获得的项目经费;民营机构、基金会即个人对科学研究和高等教育事业的捐款(包括捐赠);高校投入的用于除工资以外的研究所的一般运作费用。这里值得一提的是,日本的高校无论是国立、公立还是私立,都附设有研究所并且承担着开展R&D活动的重要职能。

表4—16  日本政府R&D经费分配比例统计表             单位:%

          创新主体

年份

高校系统

政府研究机构

产业部门

民营研究机构

1990

49.5

39.3

5.1

6.2

1991

47.6

40.9

5.3

6.2

1992

47.3

42.3

3.8

6.5

1993

47.1

42.0

4.3

6.6

1994

47.5

41.9

3.7

7.1

1995

47.4

41.9

4.5

6.1

1996

48.7

41.3

3.6

6.4

1997

48.6

40.4

4.4

6.7

1998

48.1

39.5

6.4

6.0

平均水平

48.0

41.1

4.6

6.4

资料来源:根据NISTEP Report(陈桂尧,2004)计算整理后获得。

表4—16表明,政府的R&D经费主要是在高校和政府研究机构之间进行分配的,只有很少一部分经费是在产业部门和民营研究机构之间分配的,各创新主体所占比例大体上保持稳定。从平均水平来看,高校为48.0%、政府研究机构为41.1%,二者之和就高达89.1%,产业部门和民营研究机构合计仅占10.9%。

(4)从日本高校承担的R&D经费变动情况来分析(详见表4—17),日本高校的R&D经费由1960年的307亿日元增加到1978年的7127亿日元,增长了22.2倍,占全国R&D经费总额的20%左右。各类高校所承担R&D经费变动情况为:先下降(1960~1973年)后上升(1974~1978年),但1976年比1975年下降了0.85个百分点,大体维持在55%左右;公立高校除1977年以外,其余年份均呈现持续下降趋势;私立高校在波动中总体上呈现上升趋势。由此可见,日本高校的R&D经费主要是由国立高校和私立高校共同承担的,而公立高校只承担了很小的份额。

表4—17  日本高等学校承担R&D经费的变动情况分析表

年份

高校R&D经费

总额/亿日元

各类高校所占比重/%

国立高校

公立高校

私立高校

1960

307

68.08

10.10

21.82

1965

1051

60.13

8.47

31.40

1970

2175

60.60

7.36

32.04

1971

2504

57.15

7.43

35.42

1972

2889

55.00

6.89

38.11

1973

3583

52.41

6.66

40.93

1974

4453

55.04

6.09

38.87

1975

5163

55.06

5.73

39.21

1976

5877

54.11

5.43

40.46

1977

6296

55.89

5.67

38.44

1978

7127

56.03

5.01

38.96

资料来源:根据日本科学技术厅1980年发表的《科学技术白皮书》的统计资料计算整理后获得。

(5)从日本高校R&D经费支出结构来看(详见表4—12),尽管自1974年以来,应用研究的比重大幅度上升(1974年为18.5%,1999年则高达38%),基础研究所占比重呈逐年下降趋势(1974年为75.4%,1999年下降到52.6%),但日本高校仍然是NIS中基础研究的最主要承担者。沈红教授的相关研究认为[78],总体上看,日本大学基础研究的力量不强,20世纪8O年代,日本国立大学只有15%,其他大学只有9%的教师能够进行科研活动。而且日本大学的学科发展不平衡,工程类学科的学生数远远多于其他学科的学生数,学士工程师是英国的8~9倍,硕士工程师占硕士总数的45%,工程博士一直占博士总数的第二位(医学第一位);而物理学和生物学领域,每年仅授予800个博士学位,较之美国的7800个相差甚远。日本的技术力量强于科学力量,从而形成了国家的技术进步超前于科学发展的状况。

总之,在日本国家创新体系中,高校是基础研究经费的主要承担者,作为公共知识以及基础、通用型技术的生产者而存在着;对于产业界而言,高校同时也是作为未来技术发展的“窗口”而存在着[79]。

4.4.5 日本高等学校与其他创新主体的关系

1.高等学校与产业界关系的历史沿革

第二次世界大战前,与美国的高校一样,日本高校与产业界之间保持着密切的合作关系,尤其是日本科技促进协会(Japan society for the Promotion of Science,简称JSPS)的建立(1932年),又进一步强化了这种关系。例如,JSPS于1933年建立了“大学一产业合作研究委员会”,使得工业界与高校优秀学者、军界的军事家结合在一起,开展合作研究;再譬如1936年和1939年,在JSPS资助的研究项目中属于高校与产业界合作的项目数占总项目数的比例分别达到了40%(280/700)和80%(1120/1400)。第二次世界大战前,高校与产业界的合作达到了高峰。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至20世纪70年代末期,日本高校与产业界的合作关系一直处于持续弱化过程之中,究其原困主要有两个方面:一是日本国内的主流观点认为,高校与产业之间必须保持距离[80]。同时,由于战后的日本瞄准了欧美国家的先进技术,实施“搭车”跟踪追赶或技术追赶战略,所以日本产业界就把更多的注意力集中在技术追赶方面,而不是集中于依赖高校基础研究成果的应用方面。为此,日本的许多企业不惜投巨资建立自己的实验室,这就弱化了高校与产业界的联系,而随着日本企业内部员工培训机构的建立,这种弱化的趋势进一步加剧。二是日本国内的反战情绪日益高涨,使得高校与产业界的合作受到了极大的阻碍。例如,日本科技理事会(战后成立的科学家组织,主要为政府提供科技发展咨询服务)强调学术自治,始终警惕与产业界的合作,特别是在1960年曾发表了反对日美安保条约更新的抗议声明:“决定绝对不介入那些能够用于军事用途的科学研究”(陈桂尧,2004)。在20世纪60~70年代,这种反战、反产学合作的气氛充斥其中并占据主导地位,影响深远。

进入20世纪80年代以后,日本在经济技术水平上已经全面地赶上了欧美国家。为了继续保持产业技术国际竞争力的领先地位,日本必须依靠自己的科技力量来开创新技术和新产业。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日本政府于198O年发表了《80年代的通商产业政策》,把提高创造性的自主技术开发能力作为今后的基本国策,即“技术立国”政策;1996年又颁布了《科学技术基本法》,进一步明确了“以科学技术创造立国”的技术创新政策。这表明,日本从明治维新时期就开始实施的“搭车”跟踪追赶或技术追赶战略已经淡出,并且结束了模仿欧美技术进行创新的历史时期,真正开始步入自主技术创新的历史新阶段。

围绕着技术创新政策的调整和“技术立国”政策的实施,日本政府主要采取了强化基础研究和促进“产学官”联合的举措,这是政府为推动产业、国立高校和研究机构的联合所采取的各种措施,以此来提高国家创新体系的效率,从而达到继续保持产业技术国际竞争力的领先地位。

2.“产学官”R&D体制的调整与强化

日本政府在进行“产学官”R&D体制的调整与强化过程中,主要采取的措施及其所获得的效果大体可以概括为如下几个方面。

(1) “产学官”的研究交流、共同研究的发展。20世纪80年代以来,与世界其他发达国家一样,日本的R&D活动也呈现出日益尖端化、复杂化、跨学科领域、跨地区、跨部门的趋势,为应对这种发展趋势,推动产业界与国立高校、研究机构的研究交流、共同研究的进一步发展就成为了日本R&D体制调整与强化的首选方向。据日本科学技术厅发表的《科学技术白皮书》(2001)介绍,1999年与1991年相比较,国立高校和研究机构与民间企业所实施的共同研究项目数、参与共同研究的R&D人员数和受托研究的金额分别增长了1.4倍、2.7倍和9.7倍;作为共同研究的成果,民间企业研究人员与国立高校研究人员合著的论文数量的比重,由1981年的21%上升到1996年的40%。与此同时,研究交流、共同研究的发展也有利于促进R&D成果向产业界的顺利转移,还有利于国立高校、研究机构进一步掌握产业界对技术的需求变动趋势。

研究交流、共同研究是指由日本科学技术厅和文部省共同促进“产学官”联合的制度安排。这种制度安排主要包括:鼓励国立高校研究机构的研究人员与民间企业研究人员共同就某一研究课题展开研究的制度,国立高校、研究机构接受民间企业的委托而实行的受托研究制度,以及国立高校、研究机构接受民间企业的委托研究员制度等。研究交流、共同研究的主要模式有以下三种。

一是合作研究的模式。这种模式既包括跨地区横向合作研究,也包括跨部门联合研究。前者是由科学技术厅投资,跨地区集合民间企业、国立高校和研究机构的杰出R&D人员开展联合攻关,如在规定时间内(基础性研究项目期限一般为3年左右,尖端研究5~1O年)利用既定地区的优势,集中人力、物力和财力开展联合攻关;后者是指从1998年开始的,在国立研究机构中集合跨省厅的“产学官”R&D人员,以项目负责人为核心组织项目攻关小组,进行为期3年左右的基础性研究。

二是共建研究机构的模式。目前,属于这种模式的典型研究机构主要有四种。①日本学术振兴会。主要是为促进研究交流、培养高级R&D人才而建立的,具有独立法人地位的研究机构,隶属于文部省。该研究机构内部设有特别研究员制度及联合研究委员会。②理化研究所。主要是为了开展项目研究及萌芽性研究而建立的具有特殊法人地位的研究机构,隶属于科学技术厅。该研究机构实施国际前沿研究制度等,常年有1400多名外来研究人员。③电子项目共同研究机构。主要是为了推进较大型的“产学官”共同研究项目的研究机构。该研究机构是由东京大学生产技术研究所、尖端科技研究中心、物性研究中心、东京工业大学、广岛大学以及数十家企业开展共同研究的机构,研究所需经费预算由文部省及民间企业共同负担。公开性和透明度高是其特点。④新技术事业团。该研究机构依靠“产学官”联合,广泛吸收国内外R&D人员开展萌芽性研究,实行流动研究体制,特别重视项目带头人的作用。

另据有关文献介绍,1987年以来,日本的国立高校开始陆续设立共同研究中心。到2O00年,设立共同研究中心的高校已经达到56所(逐年增长情况见表4—18)。在国立高校的共同研究中心里,一般都配置了专职研究人员和通用的研究设备。该中心除了与民间企业进行共同研究或受托研究以外,还针对民间企业开展R&D方面的咨询、教育等活动。

表4—18   日本设立共同研究中心的国立茁等学技数统计表        单位:所

年份

1991

1992

1995

1996

1997

1998

1999

2000

高校数

23

28

43

47

49

52

53

56

资料来源:根据日本科学技术厅于2∞1年发表的《科学技术白皮书》整理后获得。

三是一体化研究机构模式。属于这种模式的研究机构有两个。①国际超导产业技术研究中心。主要是为了广泛开展“产学官”交流研究及国际交流,并且是以通产省为主导而建立的集中型R&D联合体。该中心的运营资金来源于国立研究机构的委托研究及企业等会员的会费。②筑波研究联合所。主要是为了开展相关研究工作而集体创建的共同组织,拥有一个小规模的研究所,同时具有研究交流和共同研究两种功能。该所与筑波内外的“产学官”单位的研究人员合作,从而提高了自身的基础研究能力,培养出了优秀的研究人员和技术人员。此外,筑波研究联合所还定期举办研究论坛、技术交流会等活动,以便强化其研究交流的功能[81]。

(2)促进国立高等学校、研究机构的R&D成果向产业界转移。为了使国立高校与研究机构的R&D成果顺利地向产业界转移,日本政府于1999年颁布了《关于高等学校等技术研究成果向民间产业转移促进法》。根据该法,获准在高校和私营企业中设立了技术转移代理中介机构——技术许可办公室(Technology Licensing Organization,简称TLO)。TLO可以享受产业基础振兴基金(Industry Infrastructure Fund,简称IIF)的补贴和债务担保,以及专利申请费的减免等优惠政策。另外,IIF还负责向私营企业,特别是其中的中小企业宣传高校的技术转移计划。该法还将在TLO工作的高校职员视为私营企业的员工,这就突破了《日本政府官员法》对高校技术转移的某些限制性条款,如国立高校不能利用自身的职员从事非政府活动的技术许可工作。该法实施以来,到2001年3月,设立TLO的高校已经达到17所,代理的专利申请数量超过了7O0件。与此同时,日本专利厅为使国立、公立高校以及研究机构的R&D成果向产业界顺利转移,还在全国召开了62次免费的知识产权讲座,并针对希望引进R&D成果的企业在全国46个城市举办了专利流通展示会。此外,日本政府还采取了一些有效的措施来促进国立、公立高校以及研究机构的R&D成果向产业界转移。相关的措施主要有五种。①引入高校教师短期雇佣制度。②放松了高校教师从事第二职业的限制。③增强了有关合作研究规定的弹性。④对高校同产业界的合作研究提供资助。例如,1998财政年度,国际贸易部及产业界为此类合作研究项目累计提供了2.2亿美元的资助;文部省学术审议会在《关于振兴科学技术和学术的政策建议》中提出:国家应增拨“产学合作经费”,同时也从企业征收相关费用,二者合并为“产学合作基金”;为了促进“产学合作”,将成立除产业、学术界之外的,由第三方组成的高校R&D成果评估机构,该机构并非以高校发表的论文数量作为评估标准,而是以其R&D成果的质量,特别是这些成果对企业的贡献情况,并据此向政府有关部门提出国家对高校研究经费的增减建议。⑤日本在2000年4月开始实施的《产业技术力强化法》中,专门规定了对高校等机构R&D人员专利费的减免措施。

(3)产业界与国立高等学校、研究机构之间R&D人员交流。这种R&D人员交流的日益频繁,对于高校和研究机构的R&D成果向产业界转移,以及产业界对技术创新需求向高校和研究机构的迅速反馈来说,是非常有价值的。其实,在日本,R&D人员的交流是作为一种制度安排而存在的。目前,属于这种制度安排的R&D人员交流形式主要有三种:①日本政府各个省厅设立的客座研究官制度;②国立研究机构设立的流动研究员制度;③由“科学技术振兴事业团”实施的跨领域“研究者交流事业”。此外,民间企业、国立高校与研究机构合作设立的协作大学院制度,即研究生院制度(详见表4—19),也对R&D人员的交流发挥了积极的作用。

表4—19  实施协作大学院制度的高等学校数与学科数统计表

      高校

年份

国立高校

公立高校

私立高校

高校/所

学科/个

高校/所

学科/个

高校/所

学科/个

1995

12

26

0

0

0

0

1996

15

31

0

0

1

3

1997

21

39

0

0

2

4

1998

29

56

1

1

7

11

1999

33

68

3

3

7

12

2000

42

75

5

6

20

26

资料来源:根据日本科学技术厅于20O1年发表的《科学技术白皮书》整理后获得。

上文提及的“引入高校教师短期雇佣制度”和“放松高校教师从事第二职业的限制”,即“允许R&D人员在本职工作时间以外到民间企业兼职”,是从1997年开始在高校中实施的,比国立研究机构实施类似的制度要晚一年。从2000年4月起,又进一步允许国立高校和研究机构的研究人员到TLO或者引进R&D成果的民间企业担任兼职董事。客观上说,这两项制度的实施对R&D人员的交流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

(4)提出了国家产业技术战略。该战略是日本产业竞争力会议于2O00年4月提出的著名研究报告。该报告提出了未来强化产业技术竞争力的大方向:“实现技术创新体系由赶超型转向开创型的改革”。其目标是:①实现能够产生真正技术创新的“产学官”合作;②推进具有国际竞争力的高校改革;③培育具有丰富创造性的研究、技术人才;④重新构筑能够灵活应对世界技术创新动向的政府制度。

此外,该报告还提出,为强化产业技术竞争力,必须实行“有重点的政府R&D投资”,并且规定了具体投资方向和重点投资领域。投资方向有二:一是对于能够创造出新的市场需求的R&D投资;二是对于具有创新性、基础性的“种子技术”的R&D投资。重点投资领域是产业技术发展基础、具有公共物品性质的知识型基础设施。

(5)改善技术转移环境,促进R&D设施共享及其成果的产业化。为了促进研究交流、加快知识流动、促进R&D设施及其成果产业化,日本政府出台并实施了一系列改革举措,具体包括以下三种。①促进国立高校、研究机构的R&D设施向民间产业开放,以便实现共享。例如,日本为了促进特定放射光设施(Spring—8)向民间产业开放和共同利用,专门制定了《特定放射光设施共用促进法》,允许民间产业界共同参与利用SPring—8。为此,还成立了“放射光研究促进机构”。②进一步明确了专利发明的权属关系,即把过去在国立研究机构中的R&D人员所发明创造的专利权归国家所有,改为国家与发明者共同所有,并且允许发明者将其所持有的专利权份额向民间企业有偿转让。对于国立高校R&D人员取得的专利权,原则上归发明者所有。这就从根本上改善了国立高校和研究机构的R&D成果向产业界转移的法律环境。③促进国立高校、研究机构的R&D成果的产业化、商品化。例如,日本科学技术振兴事业团对于国立高校、研究机构的R&D成果实行了从成果筛选、专利申请到成果产业化、产品开发等一系列支援措施。这些措施主要包括:提供专利申请咨询;协助代理专利申请;委托企业开发新产品及其宣传和推广;协助成立技术创新型风险企业。

3.日本政府促进“产学官”联合的主要政策措施

事实上,日本政府之所以能够成功地实现“产学官”R&D体制的调整与强化,主要是因为日本政府适时地开展了相关立法工作,以及各省厅(如科技厅、文部省等政府部门)进行了相关的制度创新(详见表4—20)。

表4—20  日本政府为促进“产学官”联合所制定的主要法律与制度汇总表

法律或制度名称

出台时间

颁布级别

相关内容摘要

《各界赞助奖学金制度》

1964年

文部省

该制度允许高校接受企业捐赠作为辅助研究费用或奖学金,这对振兴学术研究起到了重要作用。具体来说,企业把捐款交付国家,国家就把同额的现金交给指定高校的校长,校长据捐赠者的意愿可广泛使用,同时可冠以捐赠者姓名作为基金使用。捐赠者可享受税收优惠。

《研究交流促进法》

 

1986年

政府

该法是为适应R&D活动日益尖端化、复杂化、跨学科领域、跨地区、跨部门的发展趋势而制定的,目的是推动产业界与高校、研究机构的研究交流、共同研究的进一步发展。

《官民特定共同研究制度》

1986年

科技厅

该制度规定,日本科学技术厅研究所接受民间研究人才,共用该所的设施和设备,同时也允许民间R&D人员带入必要的设备。

《前沿研究制度》

1986年

科技厅

该制度是一项旨在促进在未知领域开展先导性基础研究的制度,目的是获取将成为21世纪技术革命基础的全新知识。它以“产学官”联合为基础,通过广泛吸收国内外多学科研究力量,进行长期(最长15年)、流动、国际性的科学前沿基础研究。

《捐赠研究部门制度》

1987年

科技厅

该制度允许利用企业捐赠在高校等机构开设涉及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的各个学科的“捐赠讲座”或“捐赠研究部门”,并可以冠以捐赠者的名称。开设期限一般为2~5年,也可延长。

《省际基础研究制度》

1988年

科技厅

制定该制度的目的在于打破部门、地域界限,集合“产学官”以及国外的各种研究力量,发挥部门、地区优势,实施以人才为中心的流动研究体制,开展基础性、先导性的研究。

《地域流动研究制度》

1990年

科技厅

《研究交流促进法》(正案)

1992年

政府

该法针对《研究交流促进法》有关研究成果等条款进行了修改,使之更有利于促进“产学官”联合,以及对国外的研究交流。

《关于振兴科学技术和学术的政策建议》

1998年

文部省学术审议会

该建议提出,国家应增拨“产学合作经费”,同时也从企业征收相关费用,二者合并为“产学合作基金”。

《关于高等学校等技术研究成果向民间产业转移促进法》

1999年

政府

该法律旨在促进国立高校与研究机构的R&D成果顺利地向产业界转移。根据该法,获准在高校和私营企业中设立技术转移代理中介机构——技术许可办公室(Technology Licensing Organization,简称TLO)。

《产业技术力强化法》

2000年

政府

该法中的有关条款专门规定了对高校等机构R&D人员专利费的减免措施。

《创造性科学技术推进制度》

1998年

科技厅

这两项著名的制度都明确规定实行流动体制,通过“产学官”联合进行创造性的研究。

《下一代产业基础技术研究开发制度》

1998年

通产省

《特定放射光设施共用促进法》

政府

该法主要是为了促进特定放射光设施(SPring—8)向民间产业开放,以便实现对SPring—8的共同利用。

《高校接收委托研究制度》

文部省

该制度允许高校接收委托研究。高校R&D人员承担研究项目,所需经费全部由委托者承担,所获专利作为国家专利,但委托者可在研究完成之日起7年内优先实施,也可在国家所有部分不低于二分之一的范围内转让给委托者。

《高校接收企业研究员制度》

文部省

该制度旨在提高现职R&D人员的研究能力和技术水平。高校将接收的企业现职R&D人员作为受托研究员进行指导。该制度过去仅限于理工学科,现已扩大到社会科学的各学科。

资料来源:根据相关中外研究文献并经整理后获得。

 

本章简要地总结了美国、英国、法国和日本等世界主要发达国家高等教育体系改革的成效,介绍了这些国家目前高等教育体系的构成状况和管理模式,认为这些发达国家高等教育体系改革的主要目的是适应国家创新体系建设发展的需要。在此基础上,从这些发达国家创新体系历史变迁入手,采用实证分析和定量描述相结合的方法,对这些发达国家高校在国家创新体系中的分工状况、国家R&D经费配置与高校R&D活动特点、高校与其他创新主体之间的关系等进行了系统、深入的剖析,从中获得的比较有价值的经验,归纳起来主要有六个方面。

(1)这些发达国家的国家创新体系建设与发展的历史都是比较悠久的,而且是在不断调整中较好地适应了培养创新人才和自主科技创新的需要。

(2)高校在国家创新体系中主要承担基础研究任务,并可以获得相对充足的R&D经费,以满足基础研究支出的需要。

(3)在全社会R&D经费投入已经实现多元化的前提下,政府依然保持一定增幅的R&D经费投入,且R&D经费投入在GDP中所占的比重呈逐年上升趋势,同时,R&D经费配置结构也比较合理。

(4)高校与其他创新主体均保持着密切结合的关系。尤其是在产学研结合的模式与机制方面,尽管各个国家的做法不尽相同并各具特色,但“富有效率”却是上述发达国家在产学研结合方面的共性。同时,政府在促进产学研结合方面都具有比较先进的理念(如美国政府把产学研结合视为“增加工业竞争力的关键”),并且与之相关的法律法规与政策体系比较完善。

(5)在上述发达国家的国家创新体系中,高校都是以某种复杂的系统结构参与其中并充分发挥了自身的创新功能。尽管这种复杂的系统结构在不同国家有所不同,但在创新人才培养、知识与技术创新、成果转化与转让、技术转移与扩散等诸多方面始终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6)上述各国政府对高校成果转化与转让、技术转移与扩散等方面的活动高度重视并给予大力支持,分别建立了以政府、高校和国立研究机构等为主体的科技中介机构,这也基本上成为一种国际趋势,如美国多数高校内部设立了专司成果转化、技术转移工作的“技术许可办公室”(TLO)。



 

[74] 朱永新,王智新.当代日本高等教育[M].太原:山西教育出版社,1992:6.

[75] 于富增.国际高等教育发展与改革比较[M].北京: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1999:64.

[76] 邢克超.共性与个性:国际高等教育比较研究[M].北京:人民教育出版社,2004:412.

[78] 沈红.大学与国家R&D体系[J].科技导报,1999(5):3~5.

[79] Harhoff D. Strategic spillover Production,Vertical Organization, and Incendve for R&D[R].Doctoral Dissertation the Salon of Management, MIT, 1991: 12.

[80] Hoshimoto T. The Hesitant Relationship Reconsidered: Universky-Industry Vooperation in Postwar Japan[M].//Branscomb L M. Industrializing Knowledge: University-Industry Linkages in Japan and the United states. Cambridge, Massachusetts, and London, England: The MIT Press,1999: 172~174.

[81] 程海.技术联盟的模式与机制探究[M].沈阳:东北大学出版社,2006:158~163.

  评论这张
 
阅读(48239)|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