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踏雪无痕的博客

心灵驿站

 
 
 

日志

 
 
关于我

从学校到学校,几乎限制在象牙塔里,总想跳出去,开拓新的领地,然而,一切依旧。做学问是一份苦差事,将自己埋在书山里,看不到外面世界的精彩,只有面对墙壁,将心事叙说。走出去看山野的风景,春风又绿了江南,明月映照下,把酒临风,遥想千年往事,散发醇香的醉意,放飞沉重的心情。水乡芦荡,渔歌唱晚,将抑郁、烦躁融入水中,留下一身轻松,酔入梦乡。

网易考拉推荐

【引用】水鱼(原)  

2011-08-14 17:12:01|  分类: 引文收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秋晴望《水鱼(原)》

   如今,每个晚风拂面的黄昏,鱼儿都会安静地看着天边,那里偶尔飘来一朵浮云水一般浅漾着,不一会就融进火样的晚霞里。鱼儿张张嘴,幸福地吐起泡泡。这些泡泡旋转着上升,然后在水面“啪”的一声,碎裂了。只是鱼儿已不再眼巴巴地顺着那些气泡仰望,它只是温柔地闭起眼,静静地任那些泡泡柔腻的拂过面颊,鱼儿轻轻地说,我感觉到你了,水,真的,我感觉到你了。                        

   从鱼儿降生那一刻起,水就是它的襁褓,水温柔地抱着这个小生命就像抱着自己的心,他分明地感觉到怀里那一丝跳动,那么细小,那么柔弱,那么轻盈,就像暗暗绽放的莲苞。水就在这安静而顽强的曳动里泛着碎碎的涟漪,而他温柔的手臂也在这涟漪里漾动起来。鱼儿闭着眼,梦呓般地张了张口,一串水泡轻轻巧巧转过几个圈飘上水面,然后就“啪”的一声裂开来。水的心微微地疼了一下,水觉得那声音就像裂在心尖一样。低头看看,小鱼仍在梦里,乖巧的小嘴轻轻扁了扁,像受了什么委屈的可怜样。小鱼这个表情格外让水心疼,水不由地拥紧它,然后俯身,用温润的面颊贴着鱼儿娇嫩的皮肤,轻轻地在鱼儿耳畔唱着,“鱼儿鱼儿鱼儿水中游……”。水抱着鱼儿自言自语,鱼儿鱼儿,我该怎么温暖你……
   鱼儿缓缓睁开眼睛,乌溜溜的眼珠上还披着一层迷离的水雾,它还没有完全走出梦境,散淡的眼神纱一样飘渺过来,轻轻柔柔地把水裹起来。水觉得那眼神就像一层细细的网,把水的心滤得山泉一般纯净。
   “嘻嘻”,鱼儿忽然笑了起来,娇小的身躯在水的怀抱里微微一挣便滑出好远,曼妙的姿势俨然天成的舞步。它终究是水生的,本能的善游,在生命刚刚开始的时刻,它就好奇地摇动起周身的鳍,左翻,右翻,身体便悠悠然旋转,那是造物赋予鱼儿的宝贝。“好滑的小家伙!”水微微一笑,回澜一闪跟了上去。不知为什么,水总是有一种要呵护这个小鱼的使命感,水里的小鱼小虾多了,但只有这条让他有心疼的感觉,是它忽闪忽闪发黑的大眼睛么?是它小巧漂亮的尾翼么?还是扁了小嘴的可怜相?都有,又都不全是。也许,这就是命中注定吧,水心里想。
   “哇,看呀!这青青的绒绒的东西是什么啊?”鱼儿回头问身边的水,汪汪的大眼睛黑亮,定定地看着水。就像水并不是一个陌生人,而是早已熟识的朋友。
   “那是水草啊,宝贝!”水一边说着,一边从身下剪掉一段,轻轻戴在鱼儿的项上。“看,我们小鱼儿戴上这绿色的项链多漂亮啊!而且宝贝饿了的时候呢,这水草可是极大的美味啊!”。鱼儿觉得水草滑滑的,向前游动的时候,水草就在身边飘呀飘的画出一条温柔的丝线,鱼儿觉得好喜欢,鱼儿才舍不得吃呢。
   “啊,那里有一大片水草!”鱼儿惊喜地叫着,尾巴一摆向那一片绿色冲过去。水顺着看过去,急得大喊“那不是水草,那是布满了青苔的石头,可不像水草那般柔软,碰上去会很痛的,宝贝快回来!”水说着就一个箭步抢在鱼儿前面,鱼儿吓得急忙一个转身。
   对于一双刚刚睁开的眸子,这个世界充满了神秘的光影,一花一木都是那般漂亮,那般不可思议。为什么草儿可以这般柔软,为什么这些水草和石头都不用呼吸?为什么他们甚至一动不动,就那样泛出清脆的颜色?还有那些大大小小的虾蟹,为什么他们有的那么憨态可掬,有的又那么面目可憎呢?
   水静静跟着,全神贯注地护在鱼儿两侧。它的尾巴还那么稚嫩,它的游泳技术也还没有练习到来去自如的程度,它只是莽撞地往前冲,时不时要撞在那些石块暗礁上,每次水都伸出柔软的手臂化解开。鱼儿欢游的时候那小小的尾翼就像是开足了马力的水泵,四处乱窜,娇弱的身形一遍遍撞在水身上,居然也能撞得水生疼。水只是微笑着看它的欢跃,水甚至觉得自己有这么广阔的世界就是给鱼来游逛的,看着鱼儿的欢乐,水好幸福。
   “看呀看呀,那是什么?那些美丽的壳!彩色的,白色的,哇,好漂亮呀!”鱼儿大大的眼睛忽闪忽闪,像两盏漆黑发亮的灯,水的心里被灯光照得柔柔的,他忍不住轻轻吻了吻它的眸子。
   “那是贝壳啊,宝贝”,水在它耳畔轻轻地说。
   “啊,我要贝壳,我要像贝壳一样身上泛着漂亮的光彩!”
   “你已经很漂亮了呀,你看你油油的身体,大大的眼睛,还有小巧的尾巴一摆,多美!”水轻轻抚摸着鱼儿,微笑地说。
   “不嘛,我就要贝壳!我就要贝壳嘛!”鱼儿在水怀里打起滚来,小嘴撅着,脸上也惨兮兮的。
   水的心软了,水觉得鱼儿的声音里有一种清湄的东西,就像雨过后水底倒映的天青一样,远远的又软软的,仿若一条飘摆在风梢的素色水袖。水扬起手掌轻轻一拂,贝壳从河底悠悠荡荡飘起来,鱼儿溜地一滑钻到贝壳下面。但鱼儿刚刚来到水的世界,游泳毕竟还生疏,加上这背了彩贝飞翔的兴奋劲儿,鱼儿一个转动不及就向水底的石块撞去。水急忙一个探身躺在河底,鱼儿便柔柔地撞在水的怀里。
   “嘻嘻,我有贝壳啦,我有翅膀啦!”鱼儿驼起贝壳欢笑着,舞动着,想象着飞翔在一片广阔的海水里,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刚刚侥幸地从一次凶险中逃离出来。水看着鱼儿在自己怀里快活地笑着、闹着,心底无法再像从前一样平静。水觉得鱼儿的笑脸就像心底慢慢绽开的一朵莲花,总有一种软漾的情怀散发着芬芳渐次漫开,为着这份花开的静美,撞个腰酸背痛又算得了什么呢?水好幸福。
   鱼儿累了的时候,就静静地靠着水睡着了,偶尔的梦呓,也吐出幸福的泡泡,那泡泡旋转着上升,刚到水面便“啪”的一声破裂了。水微笑地看着,他喜欢看鱼儿睡觉的样子。大眼睛眯起来的时候就像两弯任桨漂流的小船,在梦的海洋里悠悠地晃荡,柔滑的身躯上下浮动,轻轻依赖地摩挲着水。偶尔鱼儿喜欢在梦里扁扁小嘴,那表情受了委屈一般让水格外心疼,水好想轻轻吻鱼儿,但是水只是静静地看着,眼睛一眨不眨。水觉得鱼儿的心思像梦一样轻,就连自己目光微微的翕动都会扰了它的清静。水也喜欢看晨光升起的时候鱼儿慵懒的样子,他觉得鱼儿慵慵地伸懒腰的样子就像一个贪懒而不失天真的公主。睡吧,小公主,水心疼地摇晃着鱼儿,那么轻,那么柔。水真想把她含在嘴里,任她欢喜无忧地成长。渐渐的,鱼儿就在水摇篮般的怀抱里吐起泡泡,水好幸福。
   水就这样陪着鱼儿,朝夕不离。鱼儿开心的时候上下翻飞,水便紧随着那一尾漂亮的鱼鳍,在身后腾起一阵阵浪花;鱼儿难过的时候不说话,黑漆漆的眼睛看着远方,水就静静地揉碎细浪,为鱼儿劈开一处安静的港湾,然后沉默着拥她入怀,轻轻唱起那首鱼儿喜欢的童谣,“鱼儿鱼儿鱼儿水中游……”,直到鱼儿露出笑脸;有时候鱼儿也会莫名地忧伤起来,水不明白那么小的鱼儿怎么会懂得伤心,鱼儿的眼泪落处,咸咸的滋味慢慢渗透到水里,水觉得揪心地疼,于是平地起澜、涌动一个个深邃的漩涡;鱼儿烦恼了就会飞快地逆流而上钻入水深处,水便紧随着。鱼逆流的刺入让水疼得不能言语,但水不放心,水一遍遍把自己投在礁石上,然后在腾起的回澜里守护着鱼,鱼儿呵,还那么柔弱的鱼。
   大部分的时候,鱼是平淡的,水也是平淡的,平淡得就像无声无息走过的日子。水愿意就这样陪着鱼儿,一天又一天直到生命的荒年。常常的鱼儿自顾自的高兴或者忧伤,水只是安静地陪着鱼儿,一直到这高兴或者忧伤划过的水纹散去,然后水轻轻唱起歌谣,“鱼儿鱼儿鱼儿水中游……”,鱼儿便甜甜地笑了。有时候鱼儿也会想到水,想到水的时候鱼儿觉得那么温暖那么踏实,想着想着不由把头埋在水的臂弯深处,亲密地吐起泡泡,水觉得有鱼儿的依赖好幸福,眼泪暗暗落下来,鱼儿鱼儿,水对自己说,我会用我的一生守护你。

   二

   水里的日子是平静而匆促的,春夏秋冬都在水的呵护里悄悄溜走,枝头泛起柳青的时候,小鱼儿变成了大鱼儿。鱼儿长大了的身材更加优美,柔和的流线泛着青春的光泽,大大的眼睛少了稚气,多了妩媚,一眨一眨的睫毛就像蝴蝶的翅膀,鱼儿这份美丽常常让水不敢逼视。水总是很奇怪,明明鱼儿在自己心里游动,可是看着鱼儿的大眼睛,水总觉得那里面那么深,那么纯,自己多看一会就会陷进去的。
   鱼儿在春水里游弋的时候常常会做同一个梦,梦里有白色的水雾一大朵一大朵地飘在头顶,美丽得就像那天它在水湄见到的百合。鱼儿醉了,小嘴扁扁地吐起泡泡,脸上还是委屈的样子,只是眼神里充满了幸福的光。它看着泡泡旋转地上升,慢慢浮出水面,然后“啪”的一声,裂开来。然后鱼儿就醒了,鱼儿四处寻找那团白色的水雾,是岸上的百合么?不对,那水雾没有这么明朗的白,是林里的梨花么?也不对,那水雾也没有那样的瘦。梦里的白色呵,到底在哪里……
   那天鱼儿记得很清楚,还是一样的花开两岸,还是一样的水底歌谣,还是一样的梦幻里的水雾,鱼儿还是在梦里吐起泡泡,那泡泡还是一样地旋转,上升,然后在水面“啪”的一声,碎裂了。只有一点点的不同,就是那层碎裂的水沫消失的时候,真的就像做梦一样的,他,就那样飘着一大朵一大朵百合的颜色,来了。
   “我是天空里的一片云,偶尔投影在你的波心,我不知道风是在哪一个方向吹,我只是在梦里,在梦的轻波里依洄……”。他飘若游丝的歌声在这个三月掠过水面,在鱼儿心底荡起一阵涟漪。鱼儿呆住了,它不敢相信,却由不得不信,原来,世上竟真的有如此动听的声音,如此的温润的容颜。他披一身素衣在天空游移,纯白如棉的影子映在水底,映在鱼儿的黑漆漆的眸子。鱼儿忘记了游动,任水把自己托起,它觉得那片白影就在身边,它只要闭上眼睛,轻飘飘地一沉,就会融进他的怀抱。
   云影飘走的时候,鱼儿还在自己的幻觉里,鱼儿的眼睛氤氲满了水雾,它觉得云的话就是说给自己的。“你不必讶异,也无需欢喜”,哦,我又怎能不讶异、不欢喜呢!朦胧的水雾里那个微笑渐渐清楚,贴近鱼儿的面颊,轻轻地,吐出一帘花香的微烟,鱼儿便在那一丝芳香里醉去。当它慢慢清醒过来,却只看到一丝流影滑落眼帘,那笑容只剩下一抹,一点一点地消失在遥远而深邃的天幕。鱼儿有些惊慌,美丽的尾翼轻巧地一曳,流线般柔滑的身体就飘出好远。
   “水,我要找到他,快,快推我过去!”鱼儿一边焦急地呼唤水,一面奋力向前游去。
   “鱼儿,这是云,流风一样的云,你追不上的,别徒然费力了”,水这么说着,还是快步跟了过去,水怕鱼儿出事,水说过要守护它的一生的。
   “你看,还有影子呢!就在前面,快,水,快助我一臂之力!”鱼儿头也不回,用尽全力向前,它觉得那影子就在前面,就在那一汪水影里,鱼儿一遍一遍催促着水,呼呼摆动的尾翼翻起阵阵浪花。
   “鱼儿,那只是个影子,我们留不住的。”水紧紧守在鱼儿身边,一浪又一浪推波助澜,鱼儿不说话了,它就像穿行的梭子,飞速地追向那个越来越模糊的影子。
   只是影子慢慢淡了,淡了,终于消失在最后一滴水花,鱼儿拼命追逐,但那影子就像时光的背影,鱼儿终究留不住、追不上的。鱼儿慌乱起来,转过头看着水急急地说,“水,影子没有了!水……”
   水摇摇头,爱怜地看着急促喘息的鱼儿。
   “水,……他是谁?……他去哪里了呢?”,喘息未定的鱼儿望着水,切切地问。鱼儿眼睛里却满是飘忽的神色,那是水所没有见过的神色。
   水轻轻叹一口气,慢慢平静了一下涌动的心。“鱼儿,你来,我们回去,我慢慢和你说。”
   “好吧。”鱼儿感觉到一丝失落,但无可奈何。连夕阳也慢慢沉下去,天色暗了下来,它也只好慢慢漂着,任水把它带回家。月亮慢慢升起来,与水在一起的时候,一切都是那么平静,就连身边水的细浪也是静静的,好像生怕打扰了干净的月色。
   “鱼儿,这是春云,每年的春天他都会来的,从最遥远最美丽的地方飘过来,从最繁华的春天飘过来,事实上他也总是追着春天的身影,他喜欢春天的颜色,万紫千红的水墨重彩,在云影里慢慢画出七彩虹,他喜欢就那样映着阳光”,水望着远方,娓娓地说着,仿佛在讲一个久远的故事。
   “水,我觉得,他像棉花一样白、一样轻啊,飘进眼里的时候,眼神都变得白生生的飘渺,多美!我们怎么不能那么白,那么轻啊?我喜欢那样的感觉。”
   “鱼儿,每个生命都有自己的颜色,那是造物赋予的,也是最适合自己的,你可以喜欢另一种颜色,但你不可以放弃自己的颜色。你看你小时候是水晶般的透明,长大了就慢慢变成了背着黑色风衣,而抱着白色的肚兜,这就是造物赋予你的颜色,鱼儿,你看多漂亮啊!”水欣赏地看着鱼儿,轻轻吻了它一下。
   “是么?我的怀里是白色的衣服?”鱼儿每天在水里无忧无虑地悠游,居然没有认真看过自己,而今低头一看,果然,那一层粼粼的鱼肚白就像晨曦里的层云,只是这种白色没有棉花的软软的感觉。“可是为什么呢,我想要一身棉花的白,就像他一样,那么柔软,那么温暖”。
   “傻瓜,那样的话,也许就没有现在的鱼儿了。当你披着造物给你的黑白颜色,坏人在水下看你,你就融进了天空,坏人在天空看你,你又像融进了大地,这黑白的颜色就是你的保护伞,所以你才可以这般无忧无虑地悠游啊!”水轻轻地拍着鱼儿的头,慢慢把它揽进怀里。
   “哦,那我明天还能见到他吗?”,鱼儿似懂非懂地点点头,然后闪着大眼睛问。水又看到了鱼儿眼里那不曾见过的神色。
   “也许能吧,但是,鱼儿,和云的重逢会很难的,你还是不要抱希望的好。”
   “为什么呢?”鱼儿眼里闪过一丝失落。
   “你还记得那些从你头顶飘过的浮萍吗?”水平静地说。
   “就是那些没有根的绿绿碎碎的小叶瓣吗?每年它们都从我头顶飘过啊!”,鱼儿想起那些悠悠而过的浮萍,甚至有点喜悦,“有时候它们还和我打招呼呢!”
   “不错,浮萍每年都有,可是你看到过几次它们回头呢?”
    鱼儿不说话了,它想到去年的浮萍,它们约好了今年的春天一起看日出的,可是,那个浮萍一直没有来,鱼儿曾经失落过好一阵。
   “春云和浮萍一样,他们都是流浪无迹的,今天他或许从你头顶走过去,也许对你唱歌,但那只是他生活的一部分,即使没有你,他们也一样地唱歌。你们的相逢是一种缘分,只可遇见,不可预见。鱼儿,你明白么?”
   “嗯嗯,只可遇见,不可预见……”鱼儿喃喃自语着,“不可预见,那我就等待吧!我一定会等到他的!”鱼儿眼里泛起稚气的光,抬头望望黑色的天空,仿佛又看到那白棉花一般的身形,微微地笑着,飘渺的声音隐约在鱼儿的耳畔,“偶尔投影在你的波心……”
   “哦,可是,”水看着鱼儿渐次迷醉的眼神,心里忽然有空空凉凉的感觉,好像一下子失去了什么,但水说不出来,水只能慢慢把鱼儿揽进怀里,“鱼儿鱼儿鱼儿水中游”,水一遍遍唱着。
   但鱼儿已经沉浸在遐思的世界里,水的话它压根没有听到。水看着忘乎所以的鱼儿,轻轻叹一口气,爱怜地抱着痴想的鱼儿。鱼儿,你知道么,无论怎样,我一定会守护你的,永远!

   从此鱼儿的世界有了一些改变。它变得喜欢仰望天空,看湛蓝的天幕里的日出月落,鱼儿觉得那红彤彤的朝阳仿佛披着洁白的纱衣,而那皎洁的月亮身后可是一双明媚的眼睛?看着看着,仿佛就飘过来一朵洁白的棉花,对它微微笑着,飘渺的声音传过来,“我不知道风是在哪一个方向吹……”。
   鱼儿总觉得有一双眼睛就在身后,洁净的眸子洒下柳絮一般的轻柔,鱼儿好想看一眼这眸子,哪怕只有一眼,然后在那温暖的眼神里融化一样的睡去。但是每次鱼儿一回头,那眼神就融雪一样消失了。鱼儿安静地在水里漂着,不自觉就吐出一串幸福的泡泡。那泡泡旋转地飞上水面,很快就“啪”地一声,碎了。
   泡沫散去的时候,天幕里就剩下一片彻底的湛蓝,蓝得就像鱼儿此时的忧郁。始终没有等到心里那片朵白,鱼儿很少笑了,水在它身边爱怜地看着,心渐渐疼起来。他轻轻唤着,鱼儿,鱼儿……
   鱼儿听不到水的呼唤,它哀哀地望着天幕,那里干净得没有一丝痕迹。岸边的花都开了,紫色的丁香,粉红的夭桃,嫩黄的迎春,还有梨白的樱花,笑笑的山茶。鱼儿想到去年的花发,也是这铺满了芳草的岸边,也是这般的缤纷多彩,还有去年的燕子,它们又飞回来,啁啾不已仿佛旧时的歌谣,可是流云呵,鱼儿眼睛里还留着你那么清晰的温润容颜,耳畔还回响着你那么轻柔磁性的声音,你那么匆匆地逝去,难道就一去不复返么?
   风依旧不徐不疾,吹皱了鱼儿身边这片水,却没有吹来昨日浮云。水看着鱼儿痴痴的眼神,那样的大眼睛啊,难道就从此蒙上了一层哀哀的雾么?水心里也皱起来,鱼儿鱼儿,为什么你偏偏看到了那朵云呢……
   水依旧地守在鱼儿身边,一遍又一遍地唱着,“鱼儿鱼儿鱼儿水中游……”那声音翻起一阵阵微澜在鱼儿身边一圈圈地散开来,但鱼儿的耳朵里只剩下一个声音,“我是天空里的一片云……”
   鱼儿只会在每阵风来的时候痴痴地望着天空,吐出一串串泡泡,然后看那些泡泡就盘旋地上升,刚到水面就“啪”地一声,碎裂了。鱼儿多希望在泡泡碎裂的缝隙里看到那一张朵白的面孔,那个温柔的声音,可是每次它满怀虔诚地吐出希望,却总是只看到没有一丝痕迹的湛蓝的天幕,蓝得就像鱼儿的等待。夜深人静的时候,满天都开出灿烂的星星,它们把天幕照得那么深邃,仿佛藏着无尽的幽秘。鱼儿看得累了,终于沉沉睡去。每次鱼儿都做着同一个梦,在梦里它回到那个明媚的日子,繁花似锦里那朵云微微笑着,对着鱼儿唱起歌:“你不必讶异,也无需欢喜,在转瞬间消灭了踪迹……”,鱼儿在歌声里红了脸,它想对云说什么,张开双唇的时候却只吐出一串串泡泡,那泡泡旋转着飞到水面,遮住云的脸,然后就“啪”的一声,碎了。那张面孔也在碎裂声里消散,深邃的天幕没有一丝痕迹,再也寻他不着。于是鱼儿就在惊慌里醒来,却只看见遥远的星星在眨着眼睛……
   但鱼儿不灰心,它觉得为了那个绽开的时刻,这一切都值得。
   水就在鱼儿身边,他感觉到鱼儿的等待,每次鱼儿嘴里吐出水泡,水都觉得那是一颗颗炸弹,搅得水心里翻起一阵阵巨大的漩涡。水知道鱼儿大了。水喜欢鱼儿,他看着鱼儿成长,了解鱼儿的一举一动,甚至每一个眼神。他知道鱼儿喜欢上了云,他希望鱼儿幸福,可是,他真的能就这样让鱼儿喜欢云么?这样鱼儿真的会幸福吗?水好纠结,云是轻柔,云是漂亮,可是,可是云……不,不能让鱼儿就这么陷下去!一定要阻止鱼儿,我这片苦心,完全是为了鱼儿啊!水对自己点点头,好像这样自己底气就足一些。但是鱼儿真的能明白吗?鱼儿鱼儿,为什么你偏偏遇到了云呢……

   世界上一定有奇巧难解的缘分,否则,他怎么会在这样一个平淡如流水的日子里,在繁华凋尽的季节里,再次走过这片水?
   恍如隔世的一阵清风过处,一个熟悉的声音温柔地唱着,“我不知道风是在哪一个方向吹……”,仿佛一个梦一样的,他从幽蓝洗出的天幕里走了过来。鱼儿甚至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做梦,也没有梦过他真的到来啊!鱼儿吐起泡泡,它们仍旧是慢慢盘旋着上升,鱼儿盯着泡泡,心怦怦乱跳,那水泡到了水面,“啪”的一声,碎裂了。鱼儿睁大了眼睛,那朵云依旧在那一片天空!鱼儿好幸福,他觉得云的歌声就是给自己的。云啊,你可知道我的等待?
   水静静跟在鱼儿身后,他真的不忍心打破这个梦幻般的重逢,可是他不能。
   “鱼儿,”水轻轻走到鱼儿耳畔说,“鱼儿,我有话和你说。”
   鱼儿听不到,它只是沉浸在自己和云的世界里,它觉得周围的所有都已成为背景,只有它和云无言地凝望着。
   “鱼儿,你必须听我说,鱼儿,你不可以喜欢云的”,水抱起鱼儿,仿佛已经感觉到鱼儿受伤后的挣扎。
   “你闪开啦,别捣乱,我要看云,你看啊,他有多美,就在那里,就在我头上,你看到了吗?”鱼儿感觉到了水的束缚,挣扎着说。
   “我是在梦中,在梦的轻波里迷醉”,啊,云,你是说我么?你也在看着我么,你看到我梦里的迷醉么?鱼儿的脸红了,它仿佛看到那些星光灿烂的夜晚,一双眼睛在梦的上空冉冉升起,照着鱼儿迷离的双眸,照着鱼儿幸福的泡泡。
   鱼儿看到云的起舞,棉花一样柔软的身体一会变幻出芳草鲜美的河岸,一会变幻出秋水潋滟的湖皱,鱼儿看看天边,看看云在水中的倒影,它觉得水底的云那么近,鱼儿想,那里就是它的世界。鱼儿向那片云影游去,它多想在那个世界里自由地穿梭,多想再那片曼妙的舞姿里沉沉睡去……鱼儿走,云影也走,近在眼前的一个世界在鱼儿追寻的路上忽然变得这么遥远,仿佛永不可触及。
   “水,快,他就在那里,你帮帮我啊!”鱼儿觉得水太慢了,急促地催促着。
   水什么也不说,只是努力地向前推动鱼儿。水知道云影,更知道自己是徒劳,但他沉默着努力向前推动鱼儿,直到那片云影再次慢慢消失在天边。
   “水,云为什么不留下,他明明给我念诗的啊!”鱼儿望着渐弥的云影,哀哀地说,鱼儿的眼泪几乎要掉下来了。水不说话,只是慢慢抱紧了鱼儿。“他为什么又走了,他为什么又走了……”,鱼儿喃喃自语。水感到心里有咸咸的东西揉进来。
   深夜,鱼儿无眠。“鱼儿,你不该遇见云的,”水轻轻地晃动着泪眼朦胧的鱼儿,絮絮地说着,“云只属于春天,春天走了,云也就散了。鱼儿,你的等待不会有结果的啊!”
   鱼儿不知道有没有听到水的低语,鱼儿只是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他为什么又走了,他明明给我念诗的啊……”
   鱼儿的脸上再没有笑脸,任凭水的歌谣一遍遍在耳畔飘着“鱼儿鱼儿鱼儿水中游……”。一天又一天,看着鱼儿慢慢瘦下去,水好心疼。
   云还没有来。
   “鱼儿,你真的那么想念云么?”
   “水,没有云,我觉得我的生命都空了,你知道那种感觉吗?水,求你了,你快帮我找到云吧!”
   “哦,鱼儿……”,水淡淡地说,“我知道了,鱼儿,我会的……”。水的心底平静得出奇,仿佛结了一层春冰。好吧,鱼儿,我会帮你的,只是,鱼儿,我再无法守护你了,鱼儿鱼儿,你会想我么?
   从此鱼儿依旧在水里仰望,水依旧抱着鱼儿,只是,每天水都努力伸展着身体,特别是在太阳毒辣的时候。水自然明白,火辣辣的阳光是自己的死敌,炙热的温度会让水迅速萎缩,甚至死亡。但现在水不再逃走,他不再潜到有树影的岸边,水把自己完全暴露在阳光下,然后努力伸展。他看到自己的蒸发,疼痛让水无法言语,但水觉得心里暖暖的,也许是阳光的温度吧,水觉得,也许鱼儿在这温度里也会暖一些,唉,鱼儿都那么瘦了!
   水的发丝飘扬起来,水面上有一层薄薄的雾霭在消散。它们在空中努力凝聚,凝聚。它们都来自同一片水,他们都知道鱼儿眼睛里那咸咸的味道,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信念:成为那一朵云!
   走过丛林的时候,他们从晨露里溜出来,走过山岗的时候,他们从寒霜里逃出来,风来了,它们紧紧抱在一起,太阳的照射让他们常常要分崩离析,但它们紧紧抱着……好久好久,它们终于来到那片湛蓝的天幕。淡淡的飘着,水看到了,但是那只是淡淡的一抹,要成为朵白朵白的棉花团,那还太早。水在太阳下面努力伸展着,看着水面一点点下降,水觉得涩涩的幸福。
   终于有一天,在鱼儿还在梦里吐着泡泡的当,天幕里有一朵云聚起来,比棉花还要白,比柳絮还要轻,他在天幕里微笑着,看着那一湾瘦骨嶙峋的自己,他轻轻地唱“鱼儿鱼儿水中游……”,鱼儿,这是属于你的歌,你听到了吗鱼儿……

   水平面一天天落下去,鱼儿依旧在思念里吐着泡泡。鱼儿感觉到水的低落,但鱼儿觉得水还在身边,不然,它如何吐出那一串串泡泡?泡泡破裂的时候,鱼儿看到那片梦里的白色,它以为他回来了,欢呼地跳着,“水,你快看!那是云,它在向我笑!水你快看啊!”
   水已只剩下一副虚弱的躯壳,水已无力托起鱼儿的欢呼,他弱弱地喘息着,鱼儿,你终于开心了。鱼儿,你知道么,水好高兴。
   鱼儿回头的时候,才发现水已只剩一个清瘦的影子,瘦得让鱼儿害怕,鱼儿眼里水一直那么广阔,那么博大,那么坚强,水永远那么温柔地抱着它,水怎么会变得连说话都没有力气?
   “水,你怎么了,水!”鱼儿用力把自己浮起来,捧起水的脸。鱼儿忽然觉得说话好吃力,它才发现在如此清瘦的水里,自己连呼吸都困难起来。
   “没事,鱼儿,看啊,你的云回来了,他在向你歌唱,鱼儿,你开心么?”水微笑着,弱弱地对鱼儿说。水完成一次升华,虚脱了一般,水觉得好累,渐渐闭起眼睛,
   “鱼儿鱼儿水中游……”,天空的声音传过来,鱼儿呆住了,这个声音好熟悉……鱼儿看着几乎只剩下薄薄衣衫的水,看着那朵白的水云在水里的影子,一下子明白了一切,它觉得鼻子里酸酸的,眼睛里有东西在涌动。
   鱼儿好想对水说,水,我知道了!
   天上的云在轻轻地唱,“鱼儿鱼儿鱼儿水中游……”
   鱼儿好想对水说,不,水,我不要云,我要你在我身边!
   水静静揉碎所有的细浪,让心底映出天上那朵美丽的云影。他静静地定在鱼儿身边,一动不动,水看到鱼儿终于在这片云影里悠游,水好幸福。水强打起精神,睁开朦胧的眼睛,他看着鱼儿,幸福地笑,鱼儿,我终于把云给你找来了。
   水好困,他慢慢地闭上眼睛。
   鱼儿上下翻动,它好想对水说,水,你不要睡,水,你说过要守护我的!水,我不要你走……
   但鱼儿只能吐出一串串的泡泡,那泡泡飞旋地上升,刚到水面,就“啪”的一声,碎裂了。
   水就静静地躺着,一动不动,心底映出的那一片朵白朵白的云影比棉花还要暖,比柳絮还要轻。
   但鱼儿早已泪如泉涌。它看不到水底的云。鱼儿只是一遍又一遍喃喃着,水,你不是给我唱鱼儿水中游么?水,我是水中游的鱼儿呵!水,没有了你,叫我如何游动!水,我的眼泪你感觉到了么?
   水位渐渐降低,鱼儿张大了嘴,却无法呼吸,只吐出一串串旋即碎裂的泡泡。
   鱼儿轻轻地说,水,你知道么,假如真的可以挥泪增河,就算流干了眼泪,我也毫无怨言!我终于明白,原来自始至终,我都是在你的身体,在你的血液里呼吸,却总是望着你视力之外的天空。可是,水,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呢?水,你总是那样静静地抱着我,唉,水……
   水依旧静静地躺着,鱼儿已无力说话,渐渐把鱼肚白朝向天空,安静地飘荡,就像水面上也飘起一朵云,它比棉花还要白,比柳絮还要轻。
   阴云密布,天色暗了下来,空气中到处流动着雨的气息,咸咸的,涩涩的。水云静静看着水面的一切,看着水面上鱼儿艰难的呼吸,心如刀割。鱼儿鱼儿,是我害了你,我该守护着你的,我答应过要守护你的啊!我以为你会在云影里幸福,唉,鱼儿鱼儿,这满是涩涩味道的风,你感觉到了么?
   当水面上飘起一朵鱼肚白的云,水的悲痛再也无法控制,雨,就像开了闸一般哗哗而下,那是水的泪,它们打在那一点鱼肚白,打在那静静躺着的水面,世界绽开一片碎裂的泡泡。水飞着扑向那朵鱼肚白,他紧紧抱起鱼儿,鱼儿鱼儿鱼儿水中游……
   在雨的温暖里,在那熟悉的歌声里,鱼儿好像做了一个梦。鱼儿鱼儿,水抱着鱼儿轻轻地唤着,就像小时候鱼儿做噩梦,水轻轻把它搂在怀里轻轻呼唤一样。鱼儿的眼睛泛着水雾,水,真的是你回来了么?
   只有一片哗然的雨声。
   鱼儿,我再也不会离开你半步!水没有对鱼儿说出来,他只是紧紧抱着鱼儿,那么沉地吻着鱼儿……

  评论这张
 
阅读(1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