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踏雪无痕的博客

心灵驿站

 
 
 

日志

 
 
关于我

从学校到学校,几乎限制在象牙塔里,总想跳出去,开拓新的领地,然而,一切依旧。做学问是一份苦差事,将自己埋在书山里,看不到外面世界的精彩,只有面对墙壁,将心事叙说。走出去看山野的风景,春风又绿了江南,明月映照下,把酒临风,遥想千年往事,散发醇香的醉意,放飞沉重的心情。水乡芦荡,渔歌唱晚,将抑郁、烦躁融入水中,留下一身轻松,酔入梦乡。

网易考拉推荐

【引用】温暖(组章)  

2011-08-18 10:37:37|  分类: 引文收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陈德根(况湄)《温暖(组章)》

温暖(组章)

◎陈德根

 

    《石头记》

在黑夜里点灯,在路上盘算时间。一个站在自己身影里的人,他把秋天扛在肩上。

月光好亮,他走得很慢,很谨慎。草垛矮了,低过父亲的胸口。父亲的胸肌染上了一片晚霞,像那个目送亲人远游的人,一颗心,七上、八下。

石头的手,伸到森森的夜色里,扶起一个人,一枚果核。

她铁石心肠,让他的泪水流出来,淹没了一场,空欢喜。

 

《小情书》

那时我年少轻狂,离未来和理想很远。满眼都是蓝,我总是猜想,隔壁那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女孩,她把水做的袖子,递给了谁?

那时我目空一切,有着夜露一般半明半暗的心境。我在月亮下面写诗,虚拟一场死去活来的爱情,她在白云堆里打盹,我跃马扬鞭,一探身,双手便环抱她细细的腰。

那时我薄情寡义,总是抱怨世事无常。

我深陷情网,不能自拔。彻夜和三五好友煮酒,论英雄。那时江山,和社稷,抵不过她的一滴泪。

那时她倚西窗,剪红烛。

那时,她放声唤我,一声胜过一声。

我们青春的马车。十万火急。

 

《温暖》

那年的雪下在母亲的眼睛里。那年的雪下在暮色里。

纺车摇出了一个早晨和黄昏,母亲从棉纱里牵出一根炊烟,牵出马灯和过冬的棉袄。

棉纱在雪地里晃,仿佛要摇醒母亲当年的样子。棉纱在雪地里晃着,就像一个日子,串着一个日子。

纺车晃着,晃着,像似要母亲抖落大片大片的,雪花一样的爱。

  评论这张
 
阅读(8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